饮食

周海媚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

2019-11-07 18:50:4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“近身来,只见她约莫四十四五岁年纪,脸如严霜,容貌算得甚美……”

这个“甚美”的女人,就是金庸笔下的灭绝师太。

只是影视剧里,很少把灭绝塑造成美人,大都是带着“偶像包袱”的老妪。

2019版《倚天屠龙记》,请来了在94版“倚天”里饰演周芷若的周海媚来塑造灭绝,算是给“甚美”的师太正了名。只是对于80后的观众来讲,总让他们有发福的周芷若再度出山光复峨眉派的既视感。

周海媚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

一切,都因为她身上周芷若的烙印太强;一切,都因为这25年来,她表现阴鸷狠辣的方式,全靠怒目和瞪眼。

若说她们之间唯一的相似之处,可能是灭绝和海媚都选择了“不婚”——前者,把毕生投入到光复汉家山河的理想中去;后者,穷其一生在寻找完美契合的灵魂伴侣。

海媚

周父出生在广东,是满族人的后裔。高中毕业后,家里要继承血统,便给18岁的他找了个满族姑娘定了亲。

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是当时的婚姻制度,但接受新式教育的周父天生反骨,他偷摸看到新娘的样子后大失所望,当晚就决定跟朋友一起游泳逃去香港。

多年后,他在香港安家、生子。1966年,他们的二女儿出生,取名周海媚。

周海媚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

周父虽然身上有叛逆因子,但还保持着传统旗人的家风。周海媚继承了父亲身上的不甘、不怕和不屑,只是仪态方面实在不像个旗人。她跟姐姐的性子完全不同:姐姐文静爱哭,妹妹发狂时,站在桌子上瞪着眼大喊:信不信我揍你!

周海媚一直到小学毕业才开始留长发,17岁已出落得亭亭玉立。恰逢港姐招募,父亲便给姐妹俩报了名。初心是女孩只有一个花季,当不当选港姐无所谓,主要是能留下个美好回忆。

周海媚自己也很好奇,想看一看选美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于是,她烫着与年纪不符的大波浪,踩着从未穿过的高跟鞋,故作镇定的站到了镜头前。

周海媚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

说实话,那一年港姐整体质素没有很高,作为赛前大热的周海媚,却连前15名都没有进。对于她的落选,有一种说法是她被TVB看重,打算重点培养,不想过度曝光才没走到最后。她也的确顺利进入TVB电视艺员训练班,三个月后,参与了TVB台庆剧《杨家将》的拍摄。

如今,那个训练班只有两个人还活跃在荧屏:一个是她,一个是黎耀祥。

芷若

1986年,TVB要拍《倚天屠龙记》,周海媚被安排在剧中饰演杨不悔。有天,公司突然通知她不用演了,她的经纪人告诉她:我们要给你个女一号当……

那部戏是吕方和刘青云的《赤脚绅士》。

苦熬四年,周海媚终于成为TVB包薪最高的女演员,但此时的她已经不满足只是拍电视剧。她签了电影公司,准备像刘嘉玲一样转型,可当时的香港娱乐圈争奇斗艳,周海媚吃亏在长相和戏路,一直靠观众缘苦撑,加之她有些任性,不肯社交应酬,最惨那两年一个工作也没接到,整天在家里哭哭啼啼。

彼时,《义不容情》火遍了东南亚。周海媚被杨佩佩看重,去台湾拍摄《末代皇孙》。返港之后,喜讯传来,徐克找她出演《东方不败》里的岳灵珊。怎知就在这个节骨眼,她不幸遭遇了车祸,撞断了手骨,撞伤了气管,生生便宜了同公司的李嘉欣。

修养一年后,她收到“倚天”的剧本,但她的经纪人并不喜欢这个角色,觉得周芷若这个人物有点反社会,对演员的形象有影响。为此,“倚天”的导演赖水清专程从台湾飞去香港,向她们解释周芷若黑化的过程,并答应为她加戏,这才打消了周海媚的顾虑。

“倚天”的成功,让杨佩佩拟邀原班人马拍摄《今生今世》。可惜叶童去拍了《孽海花》,服装设计张叔平遂向杨推荐了陈红。

因为陈红背后有人,周海媚总怪杨佩佩厚此薄彼。有一晚拍摄时间超过签约时间,周海媚拒绝接第二天的通告。杨佩佩找周海媚谈,她没好气的说:你找我经纪人谈去。杨暴跳如雷:你怎么能不接通告?你是什么东西啊!周海媚冷冷的回她:我不是东西!我是人!

戏拍完,杨佩佩选择不再与她合作,连原本说好由她参演的《新龙门客栈》也改用了陈红。周海媚只好又回去了TVB,拍摄了令她名噪一时的《大闹广昌隆》。

血液病

1998年,周海媚在拍《天地豪情》的当口不肯与TVB续约,她的角色在演了48集后被编剧写死。此时,亚视向她敞开了怀抱,首部大戏便是王晶执导的《纵横四海》。

其实,王晶意属刘嘉玲来演女主角路云,还亲自出马邀请,但被刘嘉玲婉拒,周海媚才得以上位。她在剧中不但有服装、名车、珠宝的赞助,还让陶大宇、谭耀文为她争风吃醋,这让“亚视一姐”杨恭如好生嫉妒。

眼瞅事业的第二春就要来到,怎知老天爷好像故意和她作对,每次得意时总会来点防不胜防的意外。

周海媚在拍戏时,脸上出现红斑,几番治疗,病情仍不断恶化。当时港媒都说她得了红斑狼疮,但周海媚抵死不认,坚称只是血小板过低。

2006年,杨恭如在博客爆出周海媚患上的的确是红斑狼疮。她的“恶意”,还曾引发公众的声讨。周海媚自然是恨她要死——记得有次采访,主持人提到杨恭如的名字,周海媚当场打断录制,一字一顿的说:“永远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女人。”

那时的周海媚很惨,每次外出都蒙头蒙面,出现在公共场合必定引起哄动。记得宣传《纵横四海》时,亚视为她配备了5名保安。监制李兆基提前到场拜托记者:周海媚目前仍是病人,请大家不要起哄,也不要吸烟,以免影响她的情绪……

更惨的是医生的宣判:你这辈子都无法生育,否则会有大出血的危险。

1999年,周海媚在拍摄《影城大亨》时恶疾复发。为了不成为别人的负担,她决定息影养病。

她哭,她急,她有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吕良伟

无论多大年纪,周海媚的感情观都非常坦荡——只一见了个清俊的男人,便想起终身大事来,父母也忘了,书礼也忘了,一点儿都不似个佳人。

1985年,TVB开拍《小岛风云》,请吕良伟和新人周海媚出演。吕良伟听说是个落选港姐,并没放在心上,谁知见了面,他竟方寸大乱,本不想交往圈内人的吕良伟也丢掉了原则。

拍拖两年后,他们去拉斯维加斯玩,听当地友人说,在拉斯维加斯结婚的容易程度就像吃快餐,只要花上十来分钟填表,再交35美金,就能领到结婚证。有天,两人路过一座社区教堂,夕阳西下,气氛正好,吕良伟提议:不如我们结婚吧……

多年后,有记者问起这段草率的婚姻,周海媚说,“恋爱中的男女都是瞎子,看不到对方的任何缺点。当时他很帅,在圈中又有一定的影响力。这么有魅力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向我下跪求婚,我怎么可能不动心呢?”

婚姻合不合适,唯有同居后方才知晓。

吕良伟是苦出身,因此对老子格外孝顺,但被宠坏的周海媚显然不是做好媳妇的料。她习惯晚睡,疏于家务,吕父一直看她不顺眼,一直在儿子面前念儿媳的不是。

日子久了,忍无可忍的吕良伟终于爆发:“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,全家人都在等你一个人吃饭,你却还在呼呼大睡!”周海媚从来就不是弱质女子:“我结婚前就是这样了,你又不是才知道!”吕良伟气急败坏,“结婚了就应该改变,多为这个家想想!”周海媚硬颈狡辩,“我工作到那么晚,好困的,多睡一会儿不行啊?”

吕良伟也曾劝周海媚不要做了,他深知拍戏一拍就是几个月,同组演员难免日久生情。那时,常常有关于周海媚和黎明的绯闻传到他耳朵里,周海媚说无非吃吃聊聊唱唱K,有什么了不起?但是,的确有记者目睹周海媚在车上靠着黎明的肩膀入睡。

当时,坊间传闻吕良伟曾在片场与黎明发生冲突。99年,他受访时暗示,“年轻时会用暴力解决问题,现在则不会伤害别人,因那是不正确的方法。一段感情有第三者出现,也往往是二人本身有问题存在,才让第三者有可乘之机。”

周海媚倒是不认,但她的回应又像在滞气。94年她受访时酸说,“人家天王可没承认跟我拍拖,又何来分手之说?实在不希望再听到这类传言,以免给人造成误会,说我借人家的知名度炒作。”

殷勤不难,魅惑不难,最难的是,爱得有尊严。

吕良伟和周海媚的感情,被琐事和争执冲得越来越淡。彼时缘妙不可言,此时缘苦不堪言。终于有一天,他们心平气和的坐到了一起,但不是为了沟通,而是为了道别。

不过,这两人也是难得离婚后没有恶言相向的夫妻。每次遇到,吕良伟总会主动上前殷切问候,甚至不避嫌的亲她面颊。

我曾问周海媚:外界都对你和吕良伟的感情津津乐道,你会回头看么?

她说:“这是我人生的一个经历,但已经过去了,只是增加我的见识。总是回头看没有意思,我现在的生活很开心,我不想再去想以前的事情,人要向前看才会进步。”

吕良伟之后,周海媚与林伟亮传过绯闻,林于2009年看破红尘,削发为僧;她亦传出与日本男星永濑正敏擦出火花,他最有名的一任女友叫中岛美嘉。1998年,商人伍士荣走进了周海媚的生活,可惜好景不长,周海媚患病后,他便情投韩君婷……

男人的感情记忆是一份一份单独放置的,女人的感情记忆是新的记忆取代旧的记忆。感情的频繁受挫,让周海媚学会了吸烟——因为有些事,你熬,是熬不过去的。

北京

2003年,周海媚经友人介绍,认识了比她小7岁的建筑师男友小A。这个男人网上并没有什么照片,但是据见过他的人说,他属于长得好看的路人,虽然长相老成,但脸上充满童真,一看就没经历过什么风浪。

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的Disco,吧台位的酒客比肩接踵,周海媚一直被人流冲撞,小A下意识的伸手去拦了一下……就是这样一个细节,让她认定两人会有故事发生。

这种一见钟情的模式,简直是过把瘾就死。

2004年,周海媚决定为小A去北京发展。那个时候的她觉得自己还有资本赌一把,纵然得不到祝福,纵然家人反对,没所谓!她的人生观向来是自己高兴就好。

周海媚回忆,小A性情有些古怪,家里没有电视,椅子上放着书籍,厨房没有装修,从来也不烧饭……周海媚并不气馁,她告诉自己:我不服气,我要把日子过好!她和他商量:你要看新闻啊,那不如买台电视机吧?不能总出去吃啊,那不如买个电磁炉吧?

周海媚这人识大体又自我,高冷又谦虚,豪气也实际,有些许狡猾但不圆滑,还有一点女孩的天真。她会依偎在男友怀里往对方脸上喷保湿水,也会要求男友在雪夜里亲亲抱抱转圈圈。她所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是纠结晚餐吃什么时,他们一起说出最想吃的菜名,或是在听到同一首歌时,面对面的动情而泣……

人到了一定的年纪,无论再怎么深爱,也不肯为对方转性半分。香烟她不肯戒,婚姻她不想要,事业她不想抛。交往12年,小A不止一次向她求婚,她总是拿工作来搪塞;从31岁到43岁,男人娶妻生子的愿望愈发强烈,换来的却是“我做家庭主妇不称职”……

他们的感情从2015年开始慢慢变淡,直到有天,他不再回来,也没了问候,最后彻底从她的生活里消失。她为此没表现出一丝难过,正像经历了苏丽珍之后的周慕云,在《2046》里已经流不出眼泪,也不再被眼泪打动。

周海媚在采访时曾说:“结婚生子,看似是每个人生命中的必经过程,但绝不是唯一的选择。什么算完整?如果遇到了完美契合的另一半,并不一定非要一张证书证明你们的关系,一直有爱才算真正的完整。”

2016年冬,周海媚犯了上呼吸道感染,她独自一人去医院挂水。走出医院,她将香烟和火机扔进了垃圾桶,转身投入被霾笼罩着的北京的夜色中……

女人,爱自己,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。

印度进口西地那非原料

印度神油黄色经典装二代

销售西地那非原料

威尔刚大陆官网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